欢迎来到肉书屋

手机版

肉书屋 > 罗曼史 > 暗淡蓝点(1v1 H) > 越舔越湿

底色 字色 字号

越舔越湿

    “很多童话故事里都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天上的星星。”
    “你看,天上有这么多颗星星,有的有名字,有的根本没有。有名字的,还是地球上的人给这些星星命名的,而地球本身呢,靠太阳发光发亮,混在里面根本找不到,刚刚地球的位置,我是乱指的...”
    “这么多颗星星在天上被人凝望着,有些人会真的以为那么多颗星星中,总有一颗是自己认识的人变成的...”
    星星知道他们被这样挂念着吗?
    林译挨着秦欢瑞,他一边思索,手一边不自觉伸进秦欢瑞睡衣里揉着她的嫩乳,温热的手掌托着一手可以掌控的绵软,林译张开手指将手里的乳球捏成各种形状,指痕印一层一层覆盖在原先的吻痕上。
    当人没有经历过重大挫折的时候,几乎不会自主地去探究哲学、宗教、万物生长或者死亡规律。
    因为人们以为日常的生活会一直重复下去,但这是错误的。当发生一件重大的事情打破了对恒长的认知,人们就不得不试图往哲学和宗教或者其他地方去寻找答案——无常才是这世界的真相。
    过去、未来都是假的,只在意念中,只有当下是真实的。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挫折后意识到世事无常,很多人就掉在了陷阱里,再也没有出来。
    林译直觉秦欢瑞失去过很重要的人。
    是谁?亲人?朋友?又或者是她喜欢、爱过的人?他脑子里自动搜索着秦家的家庭树和她的社会关系,试图从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正当他脑海里闪现出各种猜测,秦欢瑞用力拉开他的手。
    “别揉了!”
    “怎么了?”林译将人翻了个身,把秦欢瑞带到自己怀里问,“我弄痛你了?”
    林译知道她临近经期,揉的时候他感觉秦欢瑞胸部明显肿胀了一些。
    秦欢瑞支支吾吾,含含糊糊地说湿了,林译抱着她低头说要给她舔干净,秦欢瑞伸手去捏住他的唇瓣,气呼呼地说:“舔不干净,越舔越湿!”
    林译一听心又荡漾起来,马上抓住她的手,先是细细吻着她的手指,边吻边含在嘴里用舌尖舔舐包裹起来,还问她:“下面是不是痒了?哥哥用嘴给你止痒。”
    秦欢瑞感觉本来在身体各处快速流动的血瞬间都哗啦一下上头了,那威力冲击太大,让她燥热难耐,面部潮红,在林译怀里不停地扭动着。
    林译还在诱惑她,“我禁欲可以,我的宝宝不用禁欲。”他的手在被窝里窸窸窣窣脱掉秦欢瑞的睡衣,“下午的时候我就想给你好好舔一舔,宝宝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诱人...”
    他边说边钻进被窝里,狭小的单人床因此十分拥挤,林译这么高的个儿在秦欢瑞小小的单人床上像一只大毛毛虫一样在咕涌、挪动着,他的手正在脱秦欢瑞的内裤。
    “林译!”秦欢瑞猛地抓住他浓密的黑发,林译掀开被子抬头看她,室内昏暗星空灯下,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林译匍匐摸索着凑到她面前,手里还抓着他刚脱下的内裤,白色小内裤裤裆处湿淋淋一片,林译密密麻麻地啄吻着她的脸,问她想不想,秦欢瑞带着鼻音问他,“哥哥,你的伤口要是破了可怎么办?”
    “而且,今天你早就答应我,伤口没好之前不要一直想这事了...”
    “你答应过我的!”
    林译哭笑不得,那点小伤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儿,虽然目前、暂时不能用,但是他可以用别的方式让秦欢瑞舒服。他解释了一通,秦欢瑞口齿含糊地问他:“嗯你...嗯...一直硬着...那里不痛吗?”
    “我转移下注意力就好了。”
    “伤口呢?”
    “伤口没有剧烈运动,也不会那么容易裂开的。”
    “很多个晚上我想你想到硬了,忍忍就睡了。现在你就在我身边,你想要,我可以用别的方式让你舒服,好不好?”林译温柔地哄着她,“那你用手,不要用嘴。”秦欢瑞迟疑片刻,回了他一句。
    林译一愣,问她:“为什么?你不喜欢我舔你吗?我舔得不好吗?”
    秦欢瑞伸手又去捏住他的嘴唇,“你舔了又来亲我...”
    “这么嫌弃我?”林译闭着嘴巴含混地说出这五个字,秦欢瑞却听得明白他说的话,嘻嘻哈哈的,继续捏着他的嘴巴,不给他说话。
    “你自己流出来的水都嫌弃?”
    林译在床上完全是压制秦欢瑞的一方,此刻他把秦欢瑞衣服脱得干干净净,女孩赤条条的躺在他身下,林译不用开灯也知道秦欢瑞这会有多让他血脉贲张,秦欢瑞天生的冷白皮肤色,全身又香又软,爱运动的她皮肤细腻、滑滑嫩嫩,他脑子里预演过无数次,也实战过无数次,要将她的腿打得多开,他的性器插进去的时候有多爽,压在她身上用什么样的姿势,要用多狠的力度肏她,肉棒进出她体内时带出水沫呲溜呲溜的声响,他抽插的时候囊袋甩到她下体,肉体撞击啪啪啪的声音,她高潮时全身发抖、颤动、抽搐、夹得他忍不住快射出来时,她舒服得眼神失焦时的娇媚......
    但现在他自己的睡衣还穿得整整齐齐,真的很不像常态。他单手和秦欢瑞十指相扣陷进天鹅绒般柔软的被子上,另一只支撑在她身体一侧,压在秦欢瑞身上细细密密地舔吻着她的脸,从她的额头开始亲吻,待亲到她柔软的双唇,他停下来问她:“我们没有在你房间里做过,每次你都不肯。”
    “你会弄好多次,我的小床...会很晃,床要是坏了我怎么和妈妈解释?”秦欢瑞挣脱他的手,双手揽住他的脖颈,两人的脸靠得好近,近到林译的鼻尖都要碰到她的鼻尖,“那就跟妈妈说是因为要和我做爱弄的,做得床都塌掉,刚好让哥哥给你房间重新换一张双人床,好不好?”
    “神经!这...怎么说得出口!我家里的家具十几年从没换过,我妈才不会给你换。”
    “你快点帮我...弄出来...”
    林译朗声笑了出来,蹭了蹭她挺翘的鼻子,逗她玩:“求我,我就用手给你弄。”
    “哼,不求,我自己会。”秦欢瑞松开他,胡乱揉着林译的头发,接着开始没有章法的在他身上乱摸,双腿夹着他的腰有一下没一下地乱蹭,林译招架不住,反过来被她骑在身上。
    秦欢瑞平常自己弄的时候大多就只夹着被子,干夹,现在她就把林译当成被子一样夹腿,又觉得不过瘾,掀开他睡衣下摆,坐在他腹肌上,双掌按在他胸肌上,腿心轻轻重重按自己想要的力度慢慢磨蹭着腹肌,肿胀充血的阴蒂因为摩擦着结实、块状分明的腹肌,生成不少快感,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林译双掌护着她的腰肢,一直盯着秦欢瑞晃动的椒乳看,握在手里小小的、软乎乎的,怎么晃起来感觉那么色情、淫荡。在秦欢瑞小小声的娇喘中,不一会林译就感受到腹肌上黏糊糊的,秦欢瑞就这样磨蹭了下,他的腹肌都能被打湿成这样。
    “亲一下,过来亲一下。”林译先是拉拉她的手,秦欢瑞不从,接着他硬是把秦欢瑞身体薅到自己胸前,按着她的头和她接吻,含着她的唇舌不放,在秦欢瑞被他亲得吱吱呜呜声中暗自发力用上半身对着她裸体蹭来蹭去,秦欢瑞裸露的胸部被迫磨着他棉麻布料的睡衣,没一会她就觉得乳尖生疼。秦欢瑞挣扎着侧过脸避开他的亲吻。
    “疼!”
    “我看看。”
    林译揉了揉秦欢瑞的奶子,发现她的乳头红红肿肿,在濒临破皮之间,他怜惜地亲了又亲,“差点破皮了,哥哥亲亲。”“对不起,哥哥不是故意的,宝宝...”
    秦欢瑞趴坐在他身上用力地扯着他的脸颊肉泄愤。
    “宝宝,你坐上来,坐我脸上,哥哥给你舔舔。”秦欢瑞不知道他怎么可以把这么色情的话讲得这么道貌岸然,就像日常看书写字一样。
    “不亲你,我想你舒服,给你舔完你舒服了我就去刷牙漱口,可以吗?”
    “真的不亲你,宝宝...”
    秦欢瑞还没答应,林译臂力惊人,大气不喘一下,居然直接举着她挪到自己胸口,林译顺势滑下枕头,秦欢瑞惊得娇呼一声,重力失衡间,她的双膝跪在枕头上,双掌撑在床架上。
    林译抬高她的屁股,丝毫不差地将自己的嘴巴凑到她的逼下。
    “林译,我不想...”
    “坐上来,别怕,宝宝,我托着你。”
    秦欢瑞面红耳赤、半推半就地坐了上去。秦欢瑞喜欢游泳,为了穿漂亮的比基尼,下身叁角区的体毛早就做了脱毛手术,弄得干干净净的,没有色沉、和大腿腿根肤色相近的小阴唇显得小逼更粉嫩了,随便摸一下就能出水的水嫩。此刻林译还没开始舔,他呼出来炙热的气息喷到她的逼上,早前秦欢瑞自己对着林译腹肌磨逼时就流了好多水出来,湿漉漉的两片阴唇一抽一抽无意识地抖动着,现在一被他呼吸间的热气喷洒,根本控制不住,林译刚伸出舌头就接到了秦欢瑞流下来一滴一滴接连不断的淫液,“宝宝你流水了,都滴到我嘴里,好甜!”
    秦欢瑞听到林译这样说,害羞得想起身揍他一顿,可林译双掌禁锢着她的胯部,她还未起身他温热的舌尖已经舔起逼来了,秦欢瑞瞬间爽得抖了一下,“嗯啊......”并且情难自禁地叫了出来,她全身乏力,整个人坐在他脸上。林译抬起她白嫩的屁股,俊脸埋在她的逼上,高耸的鼻梁被蹭得变形,他灵巧的舌尖绕着圈围着早已肿胀的阴蒂打转,一边舔舐一边又啜吸又用牙齿轻轻咬了起来,口水声滋啦作响,灵巧的舌头还模仿性交时的肉棒进出她的小穴,秦欢瑞哪受得住,她抖得好厉害,捂住嘴巴不敢叫得太大声,和父母同住一套房子就有这样的尴尬,名正言顺的夫妻做爱都不敢大声淫叫,秦欢瑞压低的娇喘声叫了2分钟不到就在他嘴里又泄了出来,喷了他一脸水液。
    都这样了,林译还不肯放她下来,秦欢瑞有点生气,第二次他舔弄的时候她故意沉下腰来,整个逼就着先前喷在他脸上水慢慢磨蹭,自顾自地摇了起来,林译丝毫没受影响,反而伸出一只手到她胸前,托着她的奶子轻轻地揉着胸部下围,秦欢瑞有一点痛又很爽,一只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另一只手揉着自己另一边的奶子,一时爽得忘情,下身扭得更欢了,叫声更大了,“啊...嗯...哥哥...嗯啊...”
    第叁次的时候秦欢瑞已经没力气扭了,被林译抱了下来,这次他用的是手。
    林译没有和她接吻,知道她不喜欢,他侧卧在她身边,一只手搂着她,头靠着她,黏黏糊糊地亲吻着她的脖子、锁骨,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她的小穴进进出出肏逼!
    仔细一看,他还给自己的手指戴了套套,灵动的手指刻意去抠林译最熟悉的地方,她敏感的G点,惹得秦欢瑞又低声尖叫起来,抱着林译的脖颈颤抖着喷水,小逼还夹着他的手指不放,先是一根手指,不够刺激,林译加了一根,还是不够,后面林译又加了一根,叁个手指发狠般在秦欢瑞生嫩的小逼里来回快速抽插,手指一插进去就挤出体液,一抽出来又冒出淫水,秦欢瑞的双腿越张越开,噗呲噗呲的水声就没间断过。
    林译肏得口干舌燥,第一次觉得那么欲求不满,阴茎操不到逼的他只能拼命用手指操着秦欢瑞,想象是在用自己的性器发力抽插、填满秦欢瑞。而秦欢瑞,被他肏得迷迷蒙蒙,眼神涣散,只知道他的呼吸和低喘特别要命,林译附在她耳边深喘的时候让她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发抖、流水。
    “再来一次吗?宝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