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肉书屋

手机版

肉书屋 > 校园言情 > 春日迟迟(1V1) > 但我非愚公 po18gb.com

底色 字色 字号

但我非愚公 po18gb.com

    陆闻舟说到做到,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池橙都没再见过他。
    他似乎真真正正从她的世界里淡了出去,变成她众多挤在通讯录里却不联系的普通好友的一员。
    池橙说不上来自己是开心还是失落,只不过每天走出A大校门的时候,会有些恍惚。
    垂垂杨柳,依旧迎风舞动,只是她不会再不小心撞上某个蓄意等候的肩膀。
    交给时间。
    池橙宽慰自己。
    ……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heiswu.com
    四月距离高考又近一步,A大的校园教学工作会议一场接一场的开,池橙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上午整理完会议资料,下午又要往报告厅赶。
    依旧是由学生会的成员主要负责,她和姜夏维持好现场秩序就足够。
    不比以往,这次的讲座A大邀请很多领域的专业人才,甚至还选择了对外开放,会有不少即将高考的孩子家长进来参观学习,现场人头攒动。
    池橙喝多了水,出门去找洗手间,意外在门口撞见一个熟悉面孔。
    她被拦住了去路。
    大概是为了配合今天这样的场合,沉嘉行穿得很是正式,西装领带,一丝不苟。
    很久没见了,他似乎没怎么变。
    “好久不见。”沉嘉行松下手臂,浅浅笑了笑,“现在是不是该称呼你,池老师?”
    池橙视线扫过他戴着戒指的中指,忽然感到轻松,“好久不见,沉医生。”
    他们没有过多寒暄,讲座快要开始,池橙也赶着去洗手间。沉嘉行只在最后要走了她的微信,说结束要想跟她聊聊天。
    池橙没有拒绝。
    反正,既然遇见了,她理应该尽尽地主之宜。
    “那结束我请你吃饭吧。”
    沉嘉行点头说可以,让她在校门口等他。
    池橙回办公室拿包,临时被拉着报名了一个教师活动,赶到门口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近半小时。
    她在微信里给沉嘉行发消息道歉,对方称没关系,正好他也还要等个朋友,一起等了就是。
    沉嘉行的车就停在路边,张扬的宝石蓝,一眼就能看见。
    他降下车窗朝她招手,“池橙。”
    不知道是不是下楼时走太快,池橙莫名感到一阵心慌,四肢百骸地在体内游走。
    这种感觉在她拉开车门坐进去时,得到确认。
    她的目光通过后视镜和后排的人撞个正着。
    平静的,不含任何情绪的一眼。
    沉嘉行踩下油门,毫不知情地跟她介绍,“陆闻舟,盛远科技的总经理。之前我们医院和他们公司有过合作,听说也是A大的学生,”
    “这位是池橙,A大的老师,我国外时的……一个朋友。”
    她预想了一万种可能再见到他的场景,可现实偏偏是那一万零一。
    车后座陆闻舟眉眼上扬,“你好,池老师。”
    池橙皮笑肉不笑,“你好。”
    越是这般平静无波澜,越是令她感到坐立难安。
    “对了,你们以前……”
    A大的校门慢慢消散在视线范围中,沉嘉行不经意提及,池橙连忙接话,“不认识。”
    车内霎时安静下来。
    沉嘉行的表情变了又变。
    池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僵硬地扯着借口,“我上学的时候比较小心眼,不喜欢关注那些风云人物。”
    话音刚落就听见后排极轻的一声笑,带着嘲弄。
    陆闻舟扫一眼微信窗口弹出的消息,沉默良久。
    沉嘉行探究的目光投来,又一条消息弹出。
    陆闻舟合上屏幕,声音透着凉意,“确实不熟。”
    “这样啊,那正好,今天可以认识认识。”
    车子驶出数百米,窗户外A大的标志性大楼越来越模糊,池橙视线不知道落在哪里,虚虚投掷到面前的屏幕上。
    对话框里刚发出的两条请求被回应以一串省略号。
    这顿饭吃得池橙如坐针毡。
    为了照顾沉嘉行的口味,她特意定了家湘菜馆。
    她没想到沉嘉行会带朋友,更没有想到那个朋友会是陆闻舟。
    池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夹了块辣椒,呛到气管里,连连咳嗽。
    左右手边默契地推过来两杯白水。
    池橙都没接,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
    饭吃到一半,沉嘉行接了个电话,神色为难地解释,医院电话,他需要赶紧回去。
    池橙这才知道,他是为了一个医疗合作的项目回来的。
    “没事,你去忙吧,我一会儿打车就行。”
    包厢里只剩池橙和陆闻舟两人,漫长的沉默压得池橙有些透不过气,喉咙里的灼烧感似乎蔓延到了胃里,她给自己倒满一杯酒,大口吞了下去。
    好像好了点,又好像没有。
    她捧着酒杯,低头看桌面。透明圆盘下是一层黄色的桌布,图纹繁复耀眼。
    不知道是不是喝出了错觉,她听见耳边清晰的一声嗤笑。
    “出息。”
    陆闻舟举起酒杯,同她手里空掉的玻璃杯碰了碰,很浅地抿了一口。
    池橙装没听见。
    陆闻舟是什么人,她甚至不用费心去想,就能猜到他已经知道自己和沉嘉行之间那点微妙的关系。
    至于猜到哪步,她就不清楚了。
    她已经做好被嘲讽调侃的准备了,所以这会儿陆闻舟说什么她都只当耳旁风,左耳听右耳出。
    “走吧,送你回去。”
    可他什么也没说。
    池橙反倒有些惊讶,面上依旧不显山露水,“我自己打车就行。”
    陆闻舟坚持,“我也回盛安。”
    “我不住那儿了。”
    早在一个月前舅舅出院后,池橙和舅妈她们商量过后就托赵瑜给自己在学校附近找了间公寓。
    一方面是为了上下班方便,她不想再为了睡过头或堵车而迟到了。另一方面,是为了,躲他。
    有些话既然说了就要做到,她深思熟虑决定过不再和他见面,那就做好了不再和他又什么纠缠的准备。
    包厢里只有中央空调呼呼冒气的声音,池橙没有去看陆闻舟的脸色,抓了包就走。
    却还是慢一步被人拉住手腕,“跑什么?”
    池橙深吸一口气,转过头,“陆闻舟,我们说好了暂时不见面,要给彼此思考的时间。”
    她说完就后悔了。
    今天本来就是偶然碰见,聊这个话题意味着又要扯出沉嘉行,没完没了了。
    饭店的吊灯是那种特别明亮的白炽灯,折射的光落在池橙的脸上,她眼睛亮晶晶的,嘴里说的却没一句他爱听的话。
    “知道。”陆闻舟松了手,语气也跟着往下沉,“你有东西落我那儿了。”
    *
    下章一定do,我保证
    晚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