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肉书屋

手机版

肉书屋 > 穿越重生 > 社交女悍匪[七零] > 社交女悍匪[七零] 第254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社交女悍匪[七零] 第254节

    不是脱产学习,但每周都需要去学校上两天课。学制三年,没有寒暑假,但有法定假日。
    全部课程都安排在周五和周六这两天。周五早上坐高铁过去,周六晚上再坐高铁回荣阳府,到也不麻烦什么。
    如果有应酬,周一再回荣阳府也是一样的。
    不想坐高铁也可以自己开车过去,两三个小时也就到地方了,而且自己开车也更方便些。
    早起,云朵与贺之亦用过早饭便开着车去火车站。在火车站附近的免费停车位将车停好后,云朵就拎着个包去了检票口。
    贺之亦不出门,车留在家里也是白停着,云朵开出去正好不用打车了。
    云朵坐着高铁去邻市,玩手机的时候还抽空给贺之亦拍了张相片发到微信上。
    贺之亦正在腌糖蒜,听到微信提示音后不由勾了下唇角。放下手中正拿着的蒜头起身去洗手,等将手擦干净了才拿起一旁的手机。然后就看见聊天页面上不光有一张抓拍的相片,还有两句话。
    “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需要完成四个步骤才会回我微信。”
    “一,将冰箱门打开;二,将大象推进去;三,将冰箱门关上;四,拿起手机解锁。”
    其实这段话是云朵用一段小品里的台词打趣贺之亦的小洁癖呢。
    贺之亦看明白了也不过是摇头轻笑,再随手拍了一张糖蒜坛子给云朵发过去。
    云朵经常借着外出之便将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所以家里的蛋肉和水果一向不缺,而且家里的小花园也种了些小青菜,足够他们俩日常所需。再一个,贺之亦手机里还加了几个微信群,都是同城的一些超市和商贩的。超市和商贩会定时往群里发些商品图片,有需要的商品,贺之亦就直接在群里下订单。
    昨天上午在群里买了十斤大蒜,下午便送过来了。他这两天没有工作,便决定腌些糖蒜和蒜茄子来吃。蒜茄子今天腌上,明后天就可以吃了,糖蒜却需要等几天。
    做完了糖蒜和蒜茄子,贺之亦又将洗衣机里的衣服都晾到衣帽间里那个可以移动的落地晾衣架上。
    衣帽间挨着洗手间,洗衣机没放在洗手间里而是在墙上开了个洞放在了衣帽间里。
    换衣裳的时候直接将脏了的衣裳丢到洗衣机中,洗好就直接晾在衣帽间里。
    前几天云朵给家里的猫做绝育手术时,又在宠物医院那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猫。两只猫不被允许进入衣帽间,此时见贺之亦进去还想要跟进去,最后被关在了宠物栅栏门外,眼巴巴的看着贺之亦。
    可惜贺之亦不为所动之余,还一把将衣帽间的门关上了。
    晾好衣裳,又简单的打扫了一回家里的卫生,贺之亦给自己做了一份什锦炒面做午饭。饭毕睡午觉,醒来便拿了本字贴去凉亭里琢磨。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除了接云朵和舒宝的电话与语音,贺之亦不会紧张外,接任何人的电话他都会下意识的抗拒。也因发现贺之亦不喜欢接听电话,所以找他的人一般都用短信和微信联系他。
    傍晚时分贺之亦收到一位老主顾的20秒微信视频,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古董,确定自己能修便让人将东西送过来了。
    贺之亦的收费很公道。当然,修复费用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根据古董的收藏价值来收取费用,一般都是在10%左右。
    也就是说500万的古董,贺之亦会收取对方50万的修复费。
    这样的单子他一年做上一两单,不光不用为生活担心还能存下一部分。
    早饭蒸了半个小南瓜,晚饭的时候贺之亦便将剩下的半个小南瓜做成了南瓜粥。在小花园里揪了一把油麦菜,用油盐素炒了一盘。
    吃饭前照例拍了一张相片发给云朵,正好云朵也正在给贺之亦发晚饭的相片。
    她去上学就是为了结交人脉,晚上自然不会一个人吃。笑眯眯的举起手机对着桌上的特色菜就是咔嚓一张,之后一边跟人说话一边将相片发给贺之亦。
    上个月,云朵就与贺之亦领了结婚证。并且按着网上网友们的推荐拍了一套婚纱照。
    上辈子别说婚纱照了,云朵和贺之亦连婚礼都没办。
    这辈子到是有条件办婚礼了,却发现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办了婚礼也没几个客人会来。加上贺之亦不喜人多,云朵就是喜欢人多,办婚礼的时候也没办法亲自招呼客人,最终便决定婚礼什么的,还是先暂时搁浅吧。
    贺之亦喜欢宅在家里,也喜欢自己做些手工,加之这个时空的环境污染非常严重,两人晚饭后都极少出门散步。小花园不大,但布置的很合理,也极为温馨。可能是老云家的事给了贺之亦警示,在装修小花园时贺之亦直接安装了一套全新的通风系统,不过即便这样贺之亦还是每天都会坚持开一会儿窗户通风换气。
    云朵借着开车去邻市的机会,还特意从空间里挪了几株有些年头的茶树出来。贺之亦研究了一回湿度温度便将那几株茶树单独放在角落里。如今他们家喝的茶都是自己炒制的了。
    云朵弄了好些木头柈子和无烟碳,贺之亦便做了个柜子放在电梯走廊里,这些东西如今都被整整齐齐的码在那个柜子里。以前电梯走廊两家公用,现在全都是他们家的了,所以柜子什么的也没上锁。
    做柜子也简单,只要给同城的木板厂发信息,将想要的木板尺寸报给他,交了钱后人家就会按着尺寸裁板子再给送到家里。送来的板子贺之亦自己就能装钉。
    而且没在家里切割木板,家里也相对更干净些。
    云朵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随身空间,贺之亦仿佛也从未发现过什么。加之反季水果和天南地北的吃食想买都能买得到,随身空间里的吃食也没比外面的好吃多少,除了省钱和方便就没什么了。然而两个人过日子,吃的用的到底有限,拿出来的东西少,也就更不值得注意了。
    云朵联系了几位读mba的同学开了一家直播带货以及带货短视频制作的经纪公司。
    用专业的团队包装那些想要挣钱,想要出名的人成为各具特色的网红,从而借水行舟获得不菲收益。
    云朵上辈子活了那么久,各种奇葩新奇的炒作手法都见识过了。此时拿来快炒一批网红,风生水起谈不上,短时间内也不能实现一夜暴富的梦想,却也让云朵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起步。
    至少那些被云朵游说着跟她投钱开公司的mba同学们都挺满意公司业绩的。
    云朵先是借同学的钱来一招借鸡生蛋,之后再借这间公司的网红员工们玩了一回借水行舟,最后更是再借着公司分红收入和积攒的人脉顺势起航,开了一间独属于自己的公司。
    可以说这「借」,算是让云朵玩明白了。
    日子平淡而温馨,贺之亦继续做他低调又神秘的古董界修复大师。既不开店也不收徒。只要不出门每天都用一种极为悠闲的心态过着平平无奇,琐碎又按部就班的日子。
    偶尔也能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看到他当年参加选秀的视频,不过贺之亦却从未多看一眼他心中的「黑历史」。
    云朵依旧是风风火火,各种张罗忙碌。每天都像一辆动力十足的小火车,用一种巧妙到让人拍手称赞的方法将不相干的人和资源拢到一起。
    两个性子南辕北辙的人既矛盾又和谐,既冲突又互补。
    同一空间里,贺之亦安安静静的站在工作台前修复着他的古董,云朵坐在一旁小凉亭的摇椅上,一边翘着腿一边拿着手机与人说说笑笑。
    不远处的开放厨房里,炖着走地鸡的地台锅中开始散发浓郁的香味,两只蹲在池子边的土猫一会儿看看池子里的鱼,一会儿再看看地台锅的方向,两张毛茸茸的猫脸上全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小纠结。
    贺之亦抬头,看向还在打电话的云朵,遥指地锅台,轻声说了一句「饭好了」。云朵朝贺之亦比了一个「ok」的手势,随即便三言两语结束了通话。
    挂断电话,笑眯眯的朝贺之亦喊道:“走,吃饭去!”
    “哎呦喂,怎么这么好吃呀。这是我带回来的那只鸡吗?”云朵咬了一口鸡肉,一脸震惊的对贺之亦使用甜言蜜语大法:“幸好那些星级酒店的大厨没这福气。要是让他们也尝到了,肯定要羞愧得不敢上灶了。”
    贺之亦笑着瞥了云朵一眼,又将装了蒜泥的小碗往云朵面前推了推。
    这是云朵的习惯,吃炖鸡的时候一定要将鸡汤和白蒜泥浇在米饭上。
    “瞧瞧,瞧瞧,我刚想拿蒜泥你就推过来了。啥是心有灵犀?这就是啦。每天睁开眼睛,只要一想到我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你,整个人都像掉进了蜜罐里,甜着呢。”
    贺之亦被云朵的夸张逗笑了,正想对她说句「可以」时,云朵见贺之亦笑,竟又来了一句:“你是我的命吗?不是,你是我的全世界!”
    贺之亦:...太甜了!
    【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